1. 首页
  2. 股市资讯

方盛制药忧患重重:重要股东问题缠身 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大股东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二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两个月前还备受热捧的方盛制药(603998.SH)一时跌落至前所未有的低谷。

  6月6日,方盛制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庆华收到证监会通知,因张庆华涉嫌内幕交易公司股票,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公告还称,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张庆华个人的调查,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正常履职,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亦不受影响。

  方盛制药证券事务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案件还在调查阶段,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端午假期过后,方盛制药开盘跌停,封板6.86元/股。而在今年4月初,受“工业大麻”和“超级真菌”两个强势概念拉动,方盛制药股价曾录得4个涨停板,从3月底的6.8元急剧抬升至最高15元,涨幅超过两倍。

  2015年以来股价漫长下行的背后,是方盛制药净利润迅速下滑的事实,直到2018年其业绩才有所回暖。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以来,方盛制药共申报了34种新药,但大部分并未获批,仅有13个新药取得批文,1700多万元的研发投入随之付诸东流。医药行业研究员蔡敏(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企业的研发能力出现问题。

  炒工业大麻概念

  时间回拨至4月17日。方盛制药15.07元的股价在这一天达到了2018年以来的最高点,逼近2017年底的水平。4月8日开始连续四个涨停板之后,十天内公司股价抬升92%。

  方盛制药在4月10日发布风险提示,称两日收盘价格偏离值累计超过20%,滚动市盈率为100.23 倍,远超行业水平。4月11日,张庆华回复方盛制药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问询函称,不存在涉及上市公司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包括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股份、上市公司收购等重大事项。

  “工业大麻”、“超级真菌”两个概念是这波异常行情的动因。

  4月8日,方盛制药公告称,与云南省会泽县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协议,拟在云南省会泽县深度参与产业扶贫,计划在未来8年分期投资10亿元,在会泽建立中药材、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和深加工基地。彼时正是工业大麻概念火爆的时期,上市公司“触麻即涨”,陆续有公司宣布进军工业大麻行业。

  公司还称,“与云南会泽县去年就有多次接触,双方在中医药产业发展上有密切沟通”,但是,公司公告和财报中出现的与云南会泽县相关的信息几乎为零。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公告发布的15天以前,方盛制药在回答投资者问题时还坚称,“公司业务未涉足工业大麻产业,暂无相关计划”。虽然中药是公司主营业务的核心板块之一,但方盛制药突然涉及工业大麻还是难免存在概念炒作的嫌疑。

  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业大麻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判断一家企业是真心想发展工业大麻,还是炒作股价,关键在于公司有没有及时公告工业大麻项目的进展,云南地区今年五月到了工业大麻的种植期,如果企业开始了实质业务,应该会有相关公告。

  几乎在同一时期,方盛制药还受到“超级真菌”概念加持。4月一种多重耐药性真菌在美国爆发,中国亦有确诊病例,于是联环药业、四环生物、鲁抗医药等药企股价随之高涨。方盛制药因为旗下的抗感染类产品被拉入超级真菌概念,但公司很快公告称,目前产品中并没有可以治疗媒体所报道的“超级真菌”相关疾病的产品。

  实际上,在4月以前,方盛制药的股价经历了为时两年的漫长下跌,从2016年底20元左右大幅降至2019年初的5元左右。这也是公司2015-2017年业绩下滑的直接反应。

  公开资料显示,方盛制药2015年以前的归属净利润逐年提高,2015-2017年则从9068万元下降到4954万元,2016和2017年分别同比减少23.07%和14.44%,两年内净利接近腰斩。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4年上市以来营业收入持续扩大,增速还逐年提高,2015年以后也并没有减速。

  股东问题缠身

  2018年,方盛制药的业绩有回暖迹象,营收实现10.5亿元,同比增加45.83%,归属净利润也达到7299万元,一定程度上走出了前两年的低谷。但突如其来的内幕交易调查,又给这家药企蒙上一层阴影。

  方盛制药公告显示,张庆华目前持有公司35.87%的股份,方锦程持有7.32%股份,分别为公司第一、二大股东。张庆华系医药代表出身,曾任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药实业有限公司任业务经理、广州瑞日药业有限公司任营销部经理,于1998年成立了瑞兴医药有限公司,2002年创立湖南方盛制药有限公司,目前担任董事长、总经理。方盛制药于2009年完成股改,并在2014年上市。二股东方锦程也是方盛制药发起人之一,曾任公司副董事长。

  但方锦程在2017 年2月27日递上辞呈,此后只持有股票而不担任公司职务。巧合的是,方锦程辞职三天前,与天风证券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质押其持有的3024万股方盛制药无限售流通股,融资2.88亿元,。

  合约履行期间,方锦程仅偿还4600万元。一年后,天风证券将方锦程告上法庭,称“合约履行期间,股票持续下跌,方锦程未按约定采取相应履约措施”。于是2018年3月,方锦程持有的7.32%%被司法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

  与方锦程一样,张庆华手中大部分的方盛制药股份也处于质押状态。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张庆华曾进行18次股权质押,截至2019年5月28日,张庆华质押股份总数达到32.32%,占比超过90%,质权人为广发证券、财富证券、长沙银行。

  如今,大股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二股东手中股份也因为违约而被司法冻结,这家公司将何去何从?

  主营业务受阻

  另一方面,方盛制药的主营业务也面临阻力。药物研发与销售是方盛制药的核心业务,产品包括心脑血管中成药、骨伤科药、抗感染药等。其中,占比最高的骨伤科药物2018年实现3亿元,同比增长139.21%,毛利率高达90.53%。

  截至2018年,公司拥有药品生产批件164个,新药证书18件。2018年研发投入有4235万元,占营收比例4.03%,与2017年的2992万元相比大幅提高。然而,最近三年方盛制药在研发方面也遇到不小阻力,新药获批情况并未如人意。

  2015年,方盛制药撤回了3个药品注册、有7个药品注册未获批,累计投入592.6万元,但这一年还有7种药品获批。2016年,获批的新药仅剩一种,撤回或未获批的有4种,累计投入460.8万元。2017年是方盛制药研发状况最惨淡的一年,公司申报的8种药品都未能获批,累计投入的667.28 万元血本无归,当年取得批文的药品仅有一种。到了2018年,这种处境才有所改善,这一年方盛制药取得4个药品批文,没有未获批的情况。

  蔡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量新药未通过审批,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和企业的后续发展,大部分投资都将无法收回,虽然历史上不乏新药研发不成功的品种回收,改变临床策略重新上市,也可以转让失败品种,但价格很低,回报也不高。

  历年的药品获批情况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方盛制药研发的转向。2015-2017年,公司申请的药品全部是中药和化药,到了2018年4个获批药品中有3个是原料药。年报中称,“为满足未来长期发展需要,公司近年来加大了抗肿瘤、心脑血管等方面药品的研发”。


股票实战家,立足实战,拒绝套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zj.net/article/66541.html
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股票实战家不为内容负责。

标签: 方盛制药    股票    张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