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学习

比亚迪(002594)股票09月23日行情观点:基本面差,空头趋势,建议调仓换股

今日比亚迪股票行情观点:基本面差,空头趋势,建议调仓换股

比亚迪股票2019年09月23日12时11分报价数据:代码名称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昨收今开最高最低成交量(万股)成交额(万元)

002594比亚迪48.99-1.08-2.15750.0749.949.9548.88615.7730289.53

以下比亚迪股票相关新闻资讯:

来源:出行一客

文丨出行一客,作者丨陈亮 李皙寅 王斌斌,编辑丨施智梁

长城汽车与俄罗斯经销商纠纷仍未了结,但损失已不可避免。

7月2日晚间,长城汽车发布公告,长城汽车与俄罗斯经销商伊利托的纠纷,长城汽车已在2017年度计提坏账约人民币3.23亿元。2018年7月,长城汽车在俄罗斯上诉,暂未收到开庭通知。

由于该事件发生于2014年,上述损失对目前的长城汽车来说并非大事。2018年,长城汽车总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992.30亿元和52.48亿元,上述坏账占总营收和净利润的比例为0.33%和6.32%。

长城汽车方面告诉出行一客记者,中国自主品牌在海外发展时都交过学费,长城汽车也是其中一家。

面对上述损失,长城汽车方面表示,长城汽车目前在俄罗斯的业务不会有影响,后续海外发展也不会受到影响。

一位曾在车企担任高管的分析师向出行一客记者表示,中国自主品牌出海是大势所趋。出海面要面临政治、经济、法规、风土人情等问题。

2018年财务数据显示,南非地区贡献营收达7.41亿元、厄瓜多尔贡献营收为4.97亿元、智利贡献营收4.00亿元、俄罗斯贡献营收3.98亿元。这些地区营收都呈现同比增长的态势。

其中俄罗斯是长城汽车重点布局的区域之一。2004年,长城汽车进入俄罗斯市场。2018年长城汽车SUV品牌哈弗在俄罗斯销售3213辆,同比增长69.6%。目前在俄罗斯市场保有量达12万台。

虽然销售数量上涨,但是俄罗斯不确定学习成本。

国际化之路不得不走

对于长城汽车来说,国际化一直是其重要的发展方向。长城汽车通过输出海外设立子公司、海外建厂、海外收购的形式展开了自己的布局。

长城汽车分别在俄罗斯、澳大利亚及南非成立销售子公司,开展汽车销售业务。除此之外,长城汽车还想厄瓜多尔、智利、伊朗等地区销售产品。

经贸环境还是给长城汽车国际化带来了挫折。2014年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卢布大幅贬值,众多俄罗斯企业承受不住经济压力纷纷破产。

长城汽车在俄罗斯的经销商伊利托集团就是其中一家。自2014年10月份开始,俄罗斯经销商伊利托集团无法按时支付车款,涉及金额为4844万美元(约人民币 3.32 亿元)。长城汽车在2015年10月提起诉讼,要求伊利托集团旗下IMS有限责任公司偿付应付款项。

经多轮庭审及仲裁,由于IMS有限责任公司申请破产(破产程序尚在进行中),法院判决驳回长城汽车部分诉讼请求,2018年7月本公司再次提出上诉,暂未收到开庭通知。

这件事并没有阻碍长城汽车在俄罗斯的布局。长城汽车2015年宣布在俄罗斯图拉州设立生产工厂,该项目总投资5亿美元,规划年产15万辆,本地化率达到65%。

2019年6月5日,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正式竣工投产。哈弗F7车型在俄罗斯图拉工厂下线并宣布上市。

除了销售外,在研发方面长城汽车也坚持国际化战略。长城汽车构建以保定总部为核心,涵盖欧洲、亚洲、北美等全球研发布局。

长城汽车目前已实现在中国、美国、印度协同开发智能驾驶技术,公司智能驾驶技术已取得美国密歇根州的自动驾驶汽车检测路试许可证。

正如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所说,一家汽车公司只有走出去才有希望。没有全球化的公司,其商业价值、品牌价值都不会高。

出海的学费

中国自主车企走出去也是需要支付大量学费的。

不止长城汽车,在俄罗斯铩羽而归的还有金杯汽车。

2007年3月,华晨汽车与俄罗斯敲定8万辆金杯海狮轻客大单。半年后,华晨汽车加码在俄罗斯建厂,通过散件组装的方式,向俄罗斯出口逾十万辆中华轿车。这被媒体称为,“对华晨汽车国际化战略最为丰厚的一次回馈。”

彼时,在金杯眼中,俄罗斯是一块待开采的富矿。金杯汽车不断加强俄罗斯合作项目,试图占领俄罗斯 1 吨商用车市场。以此为切入点,开发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独联体市场。并成立了金杯罗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5亿元卢布,金杯汽车持股60%。

风云突变。俄罗斯市场突遭多重打击。知情人士告诉出行一客记者,俄罗斯市场变化太快,远大于市场预期。比如,当工厂建设完工后,俄罗斯又新推出了新的环保税费,执行力度大、推行速度快,给企业造成了巨大压力。此外,外部的汇率影响也让金杯吃了大亏。

2014年金杯汽车投资俄罗斯项目由于汇率变动原因损失2195万元,但金杯仍试图挽回局面,当年俄罗斯基地的多种车辆获得俄罗斯认证,主要生产线建成,并开始导入产品,试图为次年大干一场做好准备。

在公告中,金杯力图在次年完成俄罗斯工厂汽油机配套开发工作,建立合资公司的营销和服务体系,力图全年整车销量破千辆。

情况急转直下。在2016年的公告中,金杯汽车将金杯罗斯应收款724.22万元100%计提坏账准备,而金杯罗斯公司已经停产。

随后不久,金杯汽车剥离了不赚钱的整车制造业务。

2017年6月,金杯汽车将其持有的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3.71亿元转让给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公司专为专注于利润较高的零部件业务。

不仅在俄罗斯市场上中国车企屡屡受挫,在美国市场上,中国自主品牌也曾遭遇危机。

2013年,比亚迪击败了众多美国竞争者,获得长滩运输公司10辆电动大巴价值1210万美元的订单。

订单签署后不久,美国工会LAANE抗议比亚迪没有保证工人的相关权益。随后美国媒体报道称,在比亚迪北美总部培训美国员工的中国专家薪资水平低于加州每小时8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

超级政客长期对美国政府的施压及游说,认为比亚迪不符合“对弱势企业扶持计划”,同时劳资事件爆发,最终比亚迪失去了长滩订单。

“劳资事件发生后比亚迪迅速补课,了解当地就业法规。彻底实现本土化,包括产业工人本土化和销售、管理人员本土化来应对危机。” 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告诉出行一客,此后比亚迪聘请专人来进行政府关系维护和应对媒体质疑。

学费没有白交。之后比亚迪守住了加州最大的公交公司——洛杉矶大都会公交公司25辆的订单。2015年,长滩运输公司又向比亚迪抛出了橄榄枝,斥资1100万美元购买10辆电动大巴以及发动机、充电设备等产品。

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告诉出行一客记者,从市场准入来看,美国、欧洲、第三世界市场各不相同。美国市场准入壁垒较低,但法律风险非常高;欧洲准入壁垒非常高,但是一旦进入,后续风险较小。第三世界潜规则多,并且有一定的逆市场化风向。

“至于俄罗斯市场,政策风险高。”一名深耕汽车市场十多年的业内人士对出行一客说,“(经贸)关系好的时候非常好,等企业投资完了之后。政策突然一变,改变各种政策,让人措手不及。”

原标题:杭可科技半年净利1.8亿相当2017年全年 十大动力电池生产商八家为其客户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郑玮

坐落于钱塘江边的杭可科技(688006.SH),一如静默的钱塘江潮,平和表面下正蓄积着足够大的能量,欲在科创板拍出惊涛骇浪。

随着国内大规模的动力电池产能扩充浪潮,主营新能源锂电池生产设备系统集成商的杭可科技正成为科创板的“明星股”。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杭可科技营收6.29亿元,占2017全年营收的八成以上;净利润1.79亿元,逼近2017年全年的1.81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等,国内的十大动力电池生产商有八家是杭可科技客户,绑定龙头电池生产商,杭可科技未来业绩也更加有保障。

过硬的业务也促使其闪电般过会,从申报科创板被受理到最终过会,杭可科技前后用时仅59天,在科创板里脱颖而出。而公司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也成为百亿富翁,目前二人持股市值约171亿元,在科创板财富榜排名第二,仅次于华兴源创。

十大动力电池生产商八家为其客户

杭可科技发展的背后是国内大规模的动力电池产能扩充浪潮,动力电池的投资出现了井喷式增长。

杭可科技主要产品为充放电设备和内阻测试仪等其他设备。2016至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从0.92亿元增至2.86亿元,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6.29亿元,已占2017全年营收的八成以上;净利润1.79亿元,逼近2017年全年的1.81亿元。同期,公司综合主营业务毛利率达45.11%、49.82%和46.53%。

发展大势已来,杭可科技深度绑定了头部电池生产商,比如韩国三星、LG,国内的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等。数据显示,国内的十大动力电池生产商有八家是其客户。2016-2018年,杭可科技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3.28亿元、4.91亿元、6.9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分别为80.00%、63.68%、62.85%。通过绑定龙头电池生产商,杭可科技实际上已经构筑了较强的竞争壁垒。

以韩国LG为例,杭可科技通过与LG的深度合作,其对LG的销售额大幅提高,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3346.57万元、9406.65万元、3.02亿元,每年的同比增长率在200%左右。2018年LG公布扩产规划超100GWh,作为其的核心设备商,杭可科技未来业绩也更加有保障。

综合费用率降至16.98%

业务量上涨之际,杭可科技也在控成本。

报告期内,杭可科技费用总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3.23%、22.72%和16.98%,下降趋势明显。

其中,2018年综合费用率降幅较大,财务费大幅下降是主要原因。2016年和2018年,其财务费都为负数,2017年为680.93万元,而当年财务费用大幅下降主要是因为产生汇兑收益2637.81万元。

研发费方面,杭可科技近三年研发投入分别为2618.52万元、4906.14万元和5745.40万元,2017年、2018年分别增长87.36%和17.11%,研发支出占比分别是6.38%、6.36%、5.18%,其中2018年支出比例有小幅下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杭可科技近三年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5.94%、11.72%和16.35%,占比较低。并且,报告期末,公司已签订尚未验收的销售合同达到19.65亿元(含税),在手订单充足,在执行与客户签订的合同时,能收到一定比例的合同首付款和发货款,报告期末公司预收账款余额为7.75亿元。

如今,杭可科技已在科创板里脱颖而出,公司实控人曹骥曹政父子也成为百亿富翁。

曹政为曹骥之子,目前二人合计控制杭可科技80.0749%的股份。以9月20日,公司收盘市值214.13亿计算,曹骥曹政父子持股市值约171亿元,在科创板财富榜排名第二,仅次于华兴源创。

责编:ZB

原标题:吉利退坡:毛利润率大幅跌至17.8% “乐不思蜀”大卖燃油车吉利“乐不思蜀”地大卖燃油车,电动车进展缓慢,是投资思维作祟。十年前大方向还不明朗,致力于电动车有赌的意味。如今大方向已经很清楚,而且明知道不可能在燃油车禁售前超过德、日,却死守燃油车,想着多卖一台是一台,不就是在投机吗?

2019年H1,吉利汽车销量65万辆、同比减少15%。7月8日,吉利汽车发布业绩预警——2019年H1净利润将同比减少40%。此外,吉利汽车将2019年销售目标从151万辆下调到136万辆,较2018年减少9.3%。

与2018年H1(营收537亿、同比增长36;净利润66.7亿,同比增长54%)相比,吉利汽车正在“退坡”。

2018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销量达150万辆、净利润125亿……这些光辉的数字或许会被吉利自己仰望若干年。

自主品牌龙头

1996年在浙江台州临海买下800亩荒地建造厂房、1998年第一辆汽车下线、2000年拿到第一张轿车生产许可证、2008年借壳国润控股(00175.HK)……李书福用12年圆了自己的汽车梦。

2009年、2010年吉利汽车营收分别达到141亿和201亿,同比增幅分别为228%和43%;2011年起,吉利汽车业绩连年萎靡不振,2014年营收217亿,同比下降24%。

2015年起,吉利汽车营收连续跨越300亿、500亿、900亿、1000亿四个关口。2018年营收1066亿,尽管同比增速降到15%,但在中国车市整体下跌4%的背景下算不错的成绩。

有人预言吉利汽车将会盛极而衰,不料2019年H1营收真下降了11%。

2017年,吉利汽车销量达124.7万辆,同比增长63%,超额完成110万辆的销量目标。2018年初公布的销量目标为158万辆,实际完成150万辆,完成度94.9%。2019年初公布销量目标为151万辆,意思是“比2018年多卖1万辆就好”。

但是2019年H1,吉利汽车只完成65万辆(其中吉利59万辆、领克6万辆)、完成度43%。吉利只得把年度销量目标下调到136万辆,较2015年减少9.3%。这是吉利汽车连续第二年没有完成年初制定的销量目标,也是2014年以来第一次负增长。(注:吉利汽车持有领克50%股权)

尽管销售下滑,吉利汽车仍稳居自主品牌销售冠军宝座。2019年H1,排在前三位的品牌是大众(140万)、本田(75.7万)、丰田(69万),吉利汽车排名第四。

近年来吉利汽车出厂均价上升趋势明显,但仍不足以引发质变。

2014年吉利汽车出厂价不过5万元出头,是典型的低端产品;2016年回落到4.2万元;2017年,帝豪GS、帝豪GL两款“高端”热销(占到总销量的41%),出厂价蹿升至创纪录的7.4万元;2018年,领克杠起“高端”大旗,将出厂均价拉高到7.9万元。

(注:2017、2018年数据包括领克)

2019年中报未来公布出厂均价,但披露“终端售价8万以上的产品占比71.3%。”

2019年H1,吉利卖得最好的是博越(11万辆)、帝豪(8.6万辆)和缤越(6.9万辆)。三款车在终端的价格区间分别为6.88万~16.18万、6.98万~9.88万、7.88万~12.98万。博越、帝豪销量同比分别下降21.1%和29.4%。新面孔缤越横空出世,避免总销量的断崖式下跌。

总体而言,吉利正努力摆脱“低端”形象并取得一些进展,但“道路是曲折的”。

自主品牌的通病是心里没数、以多取胜。一搞就是几十款,万一哪个“爆款”了呢?

吉利汽车在售车型达23款,假如每个车型提供5种配置,需要同时提供的款型超过100种。不算领克,吉利汽车半年销量不到60万,却有100款车型,规模效益远逊于合资品牌。

2019年H1,大众两家合资厂在中国卖出140万辆,车型也才28款。本田、丰田的合资厂在中国投放的车型分别为18款、17款。

销量相对小、款型相对杂、技术底蕴薄、品牌溢价无,自主品牌经济效益难敌合资品牌。大众、本田、丰田等合资厂净利润不见得高,向母公司输送的利益才是关键。

车中“小米”

2018年吉利汽车销量达到创纪录的150万辆,毛利润率亦突破20%、金额达到215亿元。2019年H1,毛利润率大幅跌至17.8%,毛利润85亿元。

2014年吉利汽车毛利润率较2013年降了2个百分点,每卖一辆车只赚9500元。

2017年及2018年,毛利润率显著回升,每卖一辆能赚1.4万余元。

2019年H1,虽然单车出厂价高于2018年,每台车却少赚1300元。

到目前为止,吉利汽车仍是靠性价比占领市场的低端品牌。以2018年卖了6.2万辆的新远景SUV为例,“1.4T CVT”版配备9英寸高清触控屏、语音控制、高清行车记录仪、360度3D合景影像系统、胎压监测、电子驻车、内置高德导航、海量音乐免费畅听……100多万的豪华SUV不见得有的“黑科技”,吉利10万元以内全给你!形象地说,吉利就是汽车中的小米。

过往12个月(2018年H2及2019年H1),吉利汽车净利润刚好100亿元。9月20日收盘价对应市值折合人民币1073亿元,市盈率10.7倍。估值在合理范围之内。

吉利的投机心态

2015年11月,吉利宣布开始实施“蓝色吉利行动”。这个“五年计划”的目标是2020年之前新能源车销量占比达到90%。

2016年,吉利汽车将蓝色行动细化为:纯电动汽车(EV)占三分之一、混合动力车(主要是插电PHEV)占三分之二。

“蓝色吉利行动”实施以来,销量暴涨的却是更加耗能的SUV车型。

2018年,博越、远景、领克等SUV及“跨界”车型销量达85.4万辆,同比增长34%。新能源车只售出6.7万辆,占比4.47%。

吉利汽车在2018年报中称“新能源车销售占总销量的5%”,是把4.47%四舍五入为4.5%,再把4.5%四舍五入为5%,不知哪国体育老师教的,还不如把0.0447四舍五入主为0!

就算占比达到5%,距90%这个目标还是太过遥远,“蓝色吉利行动”已经成为一个笑话。

相比之下,比亚迪执行新能源战略坚决得多,2018年新能源车销量达22.7万辆(与燃油车平分秋色),相当于吉利的339%。

对吉利来讲,新能源是情怀,SUV是实利。高调发布“蓝色吉利行动”,心里想的却是——SUV好卖就拼命卖。新能源车的补贴要退坡、需要观望;动力电池技术及产能有待提高,等技术成熟、价格降下来再说。

吉利在新能源车生产研发方面没有真正发力,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也相对迟缓。2017年4月,吉利与LG化学签约,开始涉足动力电池生产。2018年12月,与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注册资金10亿,吉利占49%。

以吉利为代表的自主品牌车企,靠灵敏的嗅觉或者说对中国本土市场的理解,而且“反射弧”比跨国公司短,“抢食”SUV蛋糕获得成功

但当“国际大牌”回过味儿来,自主品牌难以招架。吉利汽车宣称“近10年研发投入累计近千亿”,但与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历史的品牌相比,无论技术底蕴还是品牌形象都显得苍白。

消费者信吉利的“10年1000亿”还是信“德系”的100年,市场已经给出答案:2019年德系品牌SUV销量暴涨54%,吉利是最大输家。2019年8月,销量提名前十的SUV品牌中,只有吉利负增长。

上汽大众、一汽大众在品牌、空间、配置、价格等维度对吉利构成强大压制,8月份销量均超越吉利,南北大众SUV车型单月销量逼近11万辆。

以上汽大众为例,可归类为紧凑型SUV的有三款同时在售——途铠、途岳、途观,三款车低配版终端价分别为11.8万、13万和13.9万。

中大型SUV途昴X车身尽寸为4905(mm)*1988(mm)*1719(mm),空间大、外形硬朗,而且还是在中国有无数粉丝的大众品牌。其两驱版、四驱版低配价分别为26.6万和28.6万。

领克SUV四驱版要18.88万,还是紧凑型、车长仅4448mm。

大众品牌值3、4万吧?空间比你大一个层级,多卖3、4万没问题吧?德系车的品质比吉利高出的部分值3、4万吧?

尽管有10万元差价,但大众SUV品牌、品质、空间等方方面面的优势会“诱惑”相当一部分潜在用户越过那不算宽的“护城河”。

主自品牌车要缩小与德、美、日等汽车强国的差距非常困难而且没有必要。燃油车被禁售是早晚的事,有些国家已经有了时间表。

比亚迪主攻电动车,试图“弯道超车”也不容易,但大方向是正确的。吉利还在向燃油发动机、变速器等方面投入时间和金钱。就在2018年4月,吉利汽车与日本爱信精机合资成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1.17亿美元,吉利间接持股40%。

吉利“乐不思蜀”地大卖燃油车,电动车进展缓慢,是投资思维作祟。

十年前大方向还不明朗,致力于电动车有赌的意味。如今大方向已经很清楚,而且明知道不可能在燃油车禁售前超过德、日,却死守燃油车,想着多卖一台是一台,不就是在投机吗?

德系、日系扫扫“库底儿”就可继续赚燃油车的钱。吉利投入巨额研发费用并采用合资方式,获得即将被淘汰的技术,不过是想博取“赚最后几个铜板”的机会,还不一定能赚到。

距2020年只有一个季度,看吉利如何做到“新能源车销量占比达到90%。”

股票实战家,立足实战,拒绝套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zj.net/article/89026.html
本站所有数据资料均来自第三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股票实战家不为内容负责。

标签: 长城汽车    比亚迪    汽车    动力电池    吉利